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首年履约考蹲点灭灯仅5家企业违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11:51 阅读: 来源: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深圳首年履约考:蹲点“灭灯”仅5家企业违约

用深圳市排放权交易所工作人员王亚欣的话说,6月的最后几天,就是在不断“灭灯”:一家迟迟不履约的企业,就是一盏亮闪着的红灯。

6月30日,是深圳首年碳配额履约的最后一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深圳市发改委碳交办了解到,635家纳入碳排放管控的工业企业中,有630家最终完成了履约。

这多少有些超预期。就在12天前,也就是深圳排放权交易启动整整一周年之际,完成履约的企业仅为248家,其中近300家配额短缺企业中,仅有43家企业通过购买配额完成履约。

更早些时候,为了帮助企业履约,深圳举行了首次碳配额拍卖,拍卖底价定为市场价一半,且仅限超排企业参与。但最终仅有不到一半的超排企业参与竞卖,成交量仅仅大约是总拍卖量的三分之一。

这样的拍卖结果让各方为深圳的首年履约捏了一把“冷汗”。但也要感谢这次拍卖,提醒了各方一个重要事实——不同于其他试点,深圳碳交易管控企业中纳入了相当多的民营中小制造类企业,他们对于碳交易这个新事物及节能减排的认识,还远不足够。

面对这种情形,深圳只有把规则讲得更透、把工作做得更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履约的最后几日,深圳各区成立了副区长挂帅的履约推进小组,以街道为单位,一家一家敦促企业履约,碳交办和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也被下放“蹲点”灭灯。

99%企业完成履约

想办法把这些亮着的“红灯”灭掉。

“区里叫我们去开会,又详细讲了后果,我们就赶在上周末之前,购买了一万多吨配额。”深圳坪山新区一家电路电子企业碳交易负责人黄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实际上,这家企业可以说是履约“钉子户”。此前,深圳举行的首次低价配额拍卖活动,这家企业缺口为一万多吨的企业就没有参与竞拍。

政府发红包,企业为什么不去抢?黄先生说,当时他们知道拍卖,也知道便宜,但是由于认为政府给企业的碳强度不合理,所以一直在观望。据了解,当时可能由于分组偏差,作为电路电子生产商,这家企业被给定的碳强度是0.7吨/万元工业增加值,而行业平均的碳强度在3吨/万元工业增加值以上。

由于深圳企业量多,且涉及26个行业,在分配配额时,类似黄先生所在企业这样的误差不是个案。但是此后,深圳碳交办在接到企业申诉后,陆续调整了他们企业的碳强度。而黄先生所在的企业,并没有在政府规定的截止日期前提交相应的证明材料。

“说实话,之前也是没有太当回事。”黄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幸好我去年是半路接手这项工作,不然给企业造成这样的损失,我就该被老板开掉了。”

对于黄先生所在的企业来说,今年花了70多万购买了配额,是吃了亏,也是买了教训。“我们也是正规企业,想要长远发展下去,所以不想违约,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黄先生说。

深圳排放权交易所的工作人员王亚欣被派去的也刚好是黄先生所在的坪山新区。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几天的工作就是上午看市场,发现问题,下午去坪山开会,分析研判未履约企业情况,想办法把这些亮着的“红灯”灭掉。

王亚欣告诉记者,有一家1979年就在深圳做“三来一补”的港资企业,一直到上周末,除了最早提交了企业一般账户代表等基本信息之后,再没有办理过银行资金账户绑定等碳交易及履约所需的任何手续。

“没办法,我请他们到交易所来,帮他们把所有交易前的手续办完,又一对一演示交易客户端的用法,今天(6月30日)这家企业总算履约了。”王亚欣说。

这样的沟通中,王亚欣再次验证了此前为何企业不来参加低价拍卖的判断——企业根本就还没有重视起来。换句话说,碳资产管理在企业内部流程中,还没有像其他生产要素那样,被管理、调动起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深圳此次为了碳交易首年履约所进行的全面动员,一方面切实推动了绝大多数企业最终履约。深圳碳交办主任周全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635家控排企业中最终仅有5家企业面临违约;另一方面,这样的一对一沟通也让企业真实感受到了碳配额资产对于企业的意义。

深圳多家碳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最近都感受到了这种变化。深圳嘉德瑞碳资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深圳最为资深的碳交易人肖明说,最近一家台湾企业发现,自己要花160万才能完成履约,于是开始重视碳资产管理了,找到公司帮助做管理咨询。

深圳碳交易额过亿

深圳将拿出1个亿财政,面向完成履约企业的节能改造项目。

对于99%的企业完成履约,深圳市副市长、深圳碳交易总设计师唐杰感觉很满意。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年下来,深圳的排放总量下来了,直接排放减少了,在排放分散、控排企业庞杂,配额分配方式复杂的情况下,深圳此次履约情况应该是超预期了。”

根据南方低碳研究院出具的报告,2013年,深圳碳交易体系内的635家工业企业温室气体排放量较基期下降了370万吨,下降率约为11%。

与此同时,制造业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792亿元,增长率为29%。这就使得深圳的万元工业增加值排放强度较基期下降了0.13吨/万元,下降率达到23%,超额完成了深圳“十二五”年均碳强度下降要求。

这意味着,目前看来,严格控制碳排放并未对深圳的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制约,反而是在推进其向更加低碳高效的方式转变。

上文中提到的坪山的通信电子企业就接收到了这样的信号。“碳强度越来越低,就是在要求我们转型升级,做能耗低、增加值更高的产品。这对我们企业本身也是有好处的。”黄先生说。

接下来,对于深圳市政府来说,除了处理履约后续工作,包括按照法规公布违约企业名单及对其进行相应处罚外,深圳将拿出1个亿的财政资金,面向完成履约的企业,接收申请,用于进一步的节能改造项目。

对于交易所来说,过去两周,王亚欣和她的同事们终于看到深圳碳交易市场的空前热情。6月27日前的前8个交易日中,深圳每日的交易量超过八万吨、日成交额超过六百万元,连续创下深圳碳市场的交易记录。

在这股热浪之中,深圳碳交易市场也成为全国首个总成交额突破亿元大关的碳市场。2014年6月27日,深圳碳市场累计成交额为10373万元。截至6月30日,深圳开市以来共成交1573300吨配额,交易额约为1.18亿。

不出意料,这波履约高潮过后,深圳碳交易市场将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交易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接下来,深圳排放权交易所将启动新一轮的培训,针对企业在这次履约中遇到的问题,趁热打铁,进一步提高深圳企业的碳资产管理的意识及能力。

更重要的是,下半年,深圳排放权交易所将更加着力于创新交易品种,提高市场流动性。两个月前,深圳排放权交易所和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签署谅解备忘录及服务协议,双方将共同探索和开发创新性碳排放权交易产品。一种延期交付产品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最先面世。

而对于深圳碳市场的投资者来说,相当一部分企业仍旧持有一定数量的2013年配额,这部分配额在履约期之后的价格将会如何表现,又会对2014年的配额市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应该是接下来要观察的重要动向。

据了解,2013年深圳最终发放的实际配额量为3050万吨,而企业的实际排放总量约为2900万吨。

四川消防战斗服

贵州自动滚丝机厂家

石家庄武术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