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初锦衣卫纪纲竟看着好友解缙被活活冻死

发布时间:2021-01-06 11:57:38 阅读: 来源: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明初锦衣卫纪纲:竟看着“好友”解缙被活活冻死

纪纲残忍至极,使出各种方法对待刚正不阿的文臣,但是他却尽全力救了旧友。

纪纲病了,病于一种心思。这个心思就是篡权夺位。纪纲何以突然对皇位产生浓厚兴趣呢?这要从永乐皇帝朱棣选立太子说起。

朱棣只有四个儿子,一个早夭,在剩下的三个皇子中,长子朱高炽和次子朱高煦较出色。朱高炽温和厚道,皇帝喜之智,感觉他有仁君的风范。朱高煦性情坚顽,雄武凶悍,皇帝喜之勇。在仁与勇之间,永乐皇帝更倾向于勇。纪纲与朱高煦接触较多,自然支持他掌权。

可是,尽管朱高炽肥胖虚弱,但这并不影响他坚定地活着。而且他的长子朱瞻基,虽然年纪小,却见识广,阅历深,能文能武,不知不觉中,已成永乐皇帝的贴心小棉袄。这使朱高煦熬成老大的梦想,变得不确定起来。

有一天,纪纲有事要见朱棣,进宫后,看到皇帝和朱高炽在谈论外交事务。朱高炽连呼吸都很困难,聊了一会,估计朱棣都受不了了,就命人把太子扶回去休息了。太子刚离开,内阁大学士解缙恰好到文华殿呈禀修撰《四库全书》的事。解缙属文官集团,一贯支持朱高炽,朱棣把对朱高炽的不满发泄在解缙身上。解缙听完,只不轻不重地说出三个字:“好圣孙!”言下之意,朱高炽不好,可他有个好儿子啊。皇帝顷刻如醍醐灌顶,咧开嘴乐起来。

纪纲猛然意识到,由于朱瞻基的长大,皇帝在储君问题上已经变得难以捉摸,如果自己支持朱高煦的话,很容易背上插手皇帝家务事的罪名。他还意识到,朱高炽与朱高煦,二虎相争,必有一伤,甚至两伤,既然如此,大明王朝,花落己手,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这个偶然的瞬间,纪纲擦亮一颗称帝之心。纪纲毅然决然地退出朱高煦集团,以中立的姿势,行走在二者间。

公元1411年(永乐九年)6月的一个清晨,纪纲到诏狱检查工作。没过一个时辰,忽然接到一纸公文,说是要从刑部大牢转过来一个犯人。此人竟是解缙。纪纲的印象里,朱棣对解缙一度笑颜以对,现在翻脸,主要是解缙这人太显摆,老是出风头,拉帮结派。而且他太过坦荡,不避嫌。他在被皇帝贬到广西后,依然落拓如故,有一次要奏事,因没电话,也没电报,他径奔南京而去。恰巧皇帝外出访问,只有太子朱高炽在代理皇帝职,解缙便将要事启奏朱高炽,然后自回广西。等到皇帝回来后,朱高煦立刻进谗,说解缙专门找一个皇上不在家的时候,偷会太子,与太子计议大半天后,“径归,无人臣礼”。皇帝火冒三丈,解缙就被扔进诏狱大牢。

此时的纪纲在解缙的问题上,萌生出新的想法。他决定争取解缙,解缙是他做帝王不可或缺的谋士。当务之急就是要保住解缙的性命。纪纲给解缙一间独立的小套间,又命人小心伺候,无论正餐或夜宵,米要醇香,菜要新鲜,酒要甘洌。

纪纲拉拢解缙的方法是,以文会友,以情动人。他亲自下牢狱,向解缙嘘寒问暖。解缙乃文化圈领军人物,起先,对纪纲不屑一顾。但纪纲不愠不怒,分寸拿捏得很好,并滔滔不绝地表达对解缙的崇敬。

几天后,解缙就感动得唏嘘不已。纪纲说,随遇而安吧,既困于牢房,就先把牢房的日子过充实,别去惦记谁当皇帝,操那心干啥!解缙表示接受他的建议。

纪纲在把解缙的狱中生活安排得妥妥帖帖之后,就开始尝试利用各种方法把他搭救出去。这期间,朱高煦集团和朱高炽集团都在争取纪纲。朱高煦集团以为,善待解缙是纪纲奉帝命所为,朱高炽集团则以为,善待解缙是纪纲仗义而为。因此,两大集团都信任他,都想倚重他。纪纲却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对两大集团既不亲近,也不疏远。这使得两大集团对他的拉拢更加激烈。而纪纲则利用这种拉拢,爆炸性地扩张势力。两年后,纪纲的势力已发展到让两大集团引颈羡慕、而不敢稍加微词的地步。

端午节这天,宫中举行射柳活动。皇太孙朱瞻基屡射屡中,赢得观众的喝彩。朱棣喜得合不拢嘴,朱高煦则气个半死。

当下半场比赛开始后,纪纲临上场前,嘱咐担任裁判的锦衣卫镇抚庞英,说他在射柳时,会故意射不中,庞英要用手把柳枝掰下来,然后宣布他射中,借此来观察,有谁敢站出来指正他。庞英会意,如约把柳枝掰下来,为纪纲欢呼。围观的王公大臣们,虽未欢呼,但也没有表示异议,均无声默认。

纪纲很得意,暗以为,自己距离执掌天子印的时间已经不远。于是,更加频繁地与解缙沟通治世之道,还精细具体地剖析、整理对政局的看法,同时寻找机会准备把解缙从牢里救出去。在解缙度过漫长牢狱生活后,纪纲终于寻找到一个机会。

公元1415年(永乐十三年)正月十五,皇宫里举办花灯会,朱棣率领群臣登上彩绘繁丽的奉天门城楼,观赏胜景。不料,物燥风大,引发火灾,负责巡查现场的锦衣卫都督马旺,在带领宫禁中的消防队员紧急救火时,因火势猛烈,被烧死在阑珊的花灯之中。

发生这样的意外,因循惯例,皇帝要赦狱修省,便让纪纲拟一份特赦犯人名单,纪纲把解缙的名字写入名单中。

然而,出乎纪纲意料的是,几天后,当他把名单呈给皇帝时,皇帝问:“缙犹在耶?”这句话中显然含着一丝谴责之意。纪纲不敢多嘴,离开皇宫。纪纲想来想去,感觉解缙确实不可再留。并且解缙的那颗心还是系着朱高炽的,压根没他纪纲什么事。纪纲对解缙的感情,瞬间由爱转变成恨。

纪纲正在咒骂着,忽听来报,朱高煦亲临纪府。纪纲立刻明白,朱高煦一定是为皇帝的那句“缙犹在耶”而来。朱高煦进来后绝口不提解缙,只是与纪纲回顾起过去,追忆起祖辈打江山的不易;又展望了一下未来,意思是将来当了皇帝要与纪纲有福同享。纪纲默默地衡量了一下,眼下,朱高煦集团处于鼎盛时期,朱高炽联盟依旧萎靡不振。他之所以还支撑着没有倒下,是因为儿子朱瞻基颇受皇帝宠遇。但朱瞻基年小势单,又能支持到何日呢? 想到这里,纪纲半推半就地受下朱高煦的礼物。当夜,他就拎起酒壶去找解缙,共进最后的晚餐。

不多时,酒劲上来,下在酒里的药剂也毒性发作,解缙迷迷糊糊地栽倒在桌旁。解缙醉倒后,纪纲叫来几个锦衣卫校尉,把解缙的衣服都扒光,一丝不挂,然后,把他抬到一个大雪堆里去,用雪埋住身子,只露着脑袋。纪纲自己则站在一株绿萼梅下,津津有味地看着。47岁的解缙,就这样被活活地冻死。

NK细胞治疗肾癌

北联NK生物免疫细胞

什么癌可用生物免疫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