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南洋事件看公权力误用陆新之关注生意和生活luxinzhi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1 09:57:43 阅读: 来源: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

从南洋事件看公权力误用

去年我在主持一份新闻类综合周刊的时候,记者几次提到要做南洋学校的选题。为此,不同意见方面还有过一场激烈的争论。一方认为,此学校坑害民众,借教育敛财,要狠狠大批一把。另一方认为,此学校能够全国多处拓展,而且校舍等等有实物在此,不能简单一棒打杀。

我最后总结的时候,是觉得妖魔化这家学校的做法理由并不充分。我从业新闻十四年经验所见,未有所谓骗子公司能够行骗十年而且骗了也会套现走人,不会真金白银人盖那么多固定资产。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应该把前后两任老板的做法混为一谈。毕竟,最后一年的支付问题,不等于前面十年的积累都是错。中国的很多问题,如果简单化处理,看上去爽快,其实社会成本很高,后患无穷。

1952年,南洋教育发展集团前董事局主席任靖玺出生于山西运城,家庭成份是富农,因此中学毕业之后只能回家务农。但他不是一个甘于底层命运的人,按照他的话来说:“自由市场上的所有东西我都卖过。我们在此无需要分析他最初办南洋学校的动机,到底是大公无私武训办学还是希望赚钱扩张。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具体的事实,那就是即使到今天,“南洋“旗下的学生超过一万人,教师2000余人,共占地1800亩,其总资产被评估价值13亿元。远远超出本身的债务。也就是说,虽然出现了第二任董事局主席抽掉挪用资金的事情,但是总体而言,南洋学校项目并非传言的那么失败。

风行十年之久的教育储备金模式虽有其不足之处,但也是中国民办教育发展过程中有价值的摸索,任何枉顾我国民办教育发展的时代背景而对教育储备金加以妖魔化显然是不实事求是的。

中国改革之中的很多事情,都是逼出来的。所以,财经作家吴****最近记录了民营企业家的一句话:“改革总从违法开始的”。中国公司二十多年,总给人一种在雾中疾行的感觉,而很大的原因便在于法制建设的滞后,以及因此而带来的改革者对现行法律的漠视与破坏。这是一种交错在一起的状态,它充分地展现出中国改革的功利性特征。在这种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往往会呈现出本能的不安全感,容易产生短期化的行为,对产业和市场缺乏应有的责任心和长期准备。而所有这些后遗症,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环境中,越来越展现出它的不适应性。

一切存在自有它的合理性。在一个僵硬的计划体制内寻求突围,功利主义有它的现实必然性,“绕开红灯走”或“选择违法”,也许正是无奈而最具效率的策略。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这种思维的惯性和正当性是否还应当延续?在当下及未来,它有没有可能成为某些利益集团攫取中国改革成果的理由和幌子?

事实上,对许多创办南洋学校模式的任靖玺们打击很大的是,《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细则》和《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的出台。他说“,我的心一下子就冷透了。这两个文件,把辛辛苦苦制订出来的‘促进法‘变成了‘促退法‘和‘破产法‘。我知道,原有的真正的民办教育完了。”这使他选择最终离开“南洋“和教育事业。

在任靖玺看来,根据这两份文件,公立学校以“名校办民校“和“独立学院“的方式进入民办教育市场得到了法律的保证,对原有的民办学校杀伤力极大,也因此导致了“哀鸿遍野“的现状。

所谓“名校办民校“,指的是公立重点中小学开办私有的“民校“,因此形成了“校中校“或“校外校“。这种学校既能享受公办学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巨大无形资产,又能堂而皇之地以民办学校的价格向消费者收费,却可免除民办学校的风险和公办学校的义务。公权力,在这里成为了破坏脆弱的市场均衡,公然倒向某些利益集团的因素。

事实上,即使在最后南洋学校集团遇到官司,公安介入的时候,资产大于债务,局面还不致于无法收拾。但是司法机关的生硬处理手法,导致自身受益,债权人受损,是一种双亏的局面,抓了几个最底层的财务人员,使得家庭陷入危机。同时,学生和家长损失更大,投入的钱财,几乎没有归还的机会。看上去公权力希望维持一个形象,但是到头来,却是令所有当事人受损。本来能够用经济手段和民事方式沟通协商解决的问题,变为社会事件,积累了不必要的社会风险。

很多事情,说穿了就都很简单。处理改革新时代复杂的经济事件,公权力的运用,看来还要最大限度的控制。否则,这只会为社会未来埋下越来越多的隐患。

陆新之

去年我在主持一份新闻类综合周刊的时候,记者几次提到要做南洋学校的选题。为此,不同意见方面还有过一场激烈的争论。一方认为,此学校坑害民众,借教育敛财,要狠狠大批一把。另一方认为,此学校能够全国多处拓展,而且校舍等等有实物在此,不能简单一棒打杀。

我最后总结的时候,是觉得妖魔化这家学校的做法理由并不充分。我从业新闻十四年经验所见,未有所谓骗子公司能够行骗十年而且骗了也会套现走人,不会真金白银人盖那么多固定资产。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应该把前后两任老板的做法混为一谈。毕竟,最后一年的支付问题,不等于前面十年的积累都是错。中国的很多问题,如果简单化处理,看上去爽快,其实社会成本很高,后患无穷。

1952年,南洋教育发展集团前董事局主席任靖玺出生于山西运城,家庭成份是富农,因此中学毕业之后只能回家务农。但他不是一个甘于底层命运的人,按照他的话来说:“自由市场上的所有东西我都卖过。我们在此无需要分析他最初办南洋学校的动机,到底是大公无私武训办学还是希望赚钱扩张。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具体的事实,那就是即使到今天,“南洋“旗下的学生超过一万人,教师2000余人,共占地1800亩,其总资产被评估价值13亿元。远远超出本身的债务。也就是说,虽然出现了第二任董事局主席抽掉挪用资金的事情,但是总体而言,南洋学校项目并非传言的那么失败。

风行十年之久的教育储备金模式虽有其不足之处,但也是中国民办教育发展过程中有价值的摸索,任何枉顾我国民办教育发展的时代背景而对教育储备金加以妖魔化显然是不实事求是的。

中国改革之中的很多事情,都是逼出来的。所以,财经作家吴****最近记录了民营企业家的一句话:“改革总从违法开始的”。中国公司二十多年,总给人一种在雾中疾行的感觉,而很大的原因便在于法制建设的滞后,以及因此而带来的改革者对现行法律的漠视与破坏。这是一种交错在一起的状态,它充分地展现出中国改革的功利性特征。在这种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往往会呈现出本能的不安全感,容易产生短期化的行为,对产业和市场缺乏应有的责任心和长期准备。而所有这些后遗症,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环境中,越来越展现出它的不适应性。

一切存在自有它的合理性。在一个僵硬的计划体制内寻求突围,功利主义有它的现实必然性,“绕开红灯走”或“选择违法”,也许正是无奈而最具效率的策略。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这种思维的惯性和正当性是否还应当延续?在当下及未来,它有没有可能成为某些利益集团攫取中国改革成果的理由和幌子?

事实上,对许多创办南洋学校模式的任靖玺们打击很大的是,《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细则》和《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的出台。他说“,我的心一下子就冷透了。这两个文件,把辛辛苦苦制订出来的‘促进法‘变成了‘促退法‘和‘破产法‘。我知道,原有的真正的民办教育完了。”这使他选择最终离开“南洋“和教育事业。

在任靖玺看来,根据这两份文件,公立学校以“名校办民校“和“独立学院“的方式进入民办教育市场得到了法律的保证,对原有的民办学校杀伤力极大,也因此导致了“哀鸿遍野“的现状。

所谓“名校办民校“,指的是公立重点中小学开办私有的“民校“,因此形成了“校中校“或“校外校“。这种学校既能享受公办学校多年积累起来的巨大无形资产,又能堂而皇之地以民办学校的价格向消费者收费,却可免除民办学校的风险和公办学校的义务。公权力,在这里成为了破坏脆弱的市场均衡,公然倒向某些利益集团的因素。

事实上,即使在最后南洋学校集团遇到官司,公安介入的时候,资产大于债务,局面还不致于无法收拾。但是司法机关的生硬处理手法,导致自身受益,债权人受损,是一种双亏的局面,抓了几个最底层的财务人员,使得家庭陷入危机。同时,学生和家长损失更大,投入的钱财,几乎没有归还的机会。看上去公权力希望维持一个形象,但是到头来,却是令所有当事人受损。本来能够用经济手段和民事方式沟通协商解决的问题,变为社会事件,积累了不必要的社会风险。

很多事情,说穿了就都很简单。处理改革新时代复杂的经济事件,公权力的运用,看来还要最大限度的控制。否则,这只会为社会未来埋下越来越多的隐患。

陆新之

财务报表怎么做

普通合伙人

会计职称考试报名

会计工作